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中心 >  天天315 正文
防晒乳和面膜成不合格化妆品重灾区仟佰草韩后等上黑榜
http://www.syd.com.cn   来源: 《消费者报道》  2017-11-20 13:54:08
分享到:
更多

上饶治疗近视眼的后遗症,

  项俊波之“险”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刘照普|北京报道

  4月9日下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主席项俊波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

  项俊波成为首位在任上被审查的一行三会“一把手”,也是保监会成立以来首位被审查的主席。

  仅仅过了几个小时,4月9日下午5点20分,中国政府网全文刊登李克强总理3月21日在国务院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李克强总理在讲话中指出,“对金融领域腐败要坚决查处、严惩不贷”“严厉打击银行违规授信、证券市场内幕交易和利益输送、保险公司套取费用等违法违规行为,对个别监管人员和公司高管监守自盗、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等非法行为,必须依法严厉惩处、以儆效尤”。

  早在2016年1月,中央纪委副书记吴玉良便指出,反腐败和金融是相关的,腐败问题必然导致金融一些暗箱操作,引起一些不正常的现象。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肖翊|摄《中国经济周刊》首席摄影记者肖翊|摄

  落马“前兆”

  项俊波因何落马尚无通报,但在此之前,已有与他有过交集的金融高管、旧部遭受处分。

  2016年1月,中央纪委官方网站发布公告称,中国农业银行原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张云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二年、行政撤职处分。此前,张云曾在农行工作逾30年,并于2009年1月出任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行长、党委副书记。彼时,农行刚刚完成改制,项俊波担任农行党委书记和董事长。

  据媒体报道,张云严重违纪被处分,以及2012年5月农行副行长杨琨受贿案时,项俊波均曾协助调查。

  此外,2014年2月有媒体报道称,项俊波在2012年6月曾向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Dimon)推荐一名年轻女性到该公司任职。

  此前,2015年第三轮中央巡视已覆盖包括保监会在内的“一行三会”,以及多家国有股份制与政策性银行。

  2016年2月,中央第十四巡视组向保监会党委反馈巡视情况时称,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时有发生,仍存在办公用房超标,违规接受宴请、报销费用等问题;保险监管权力行使不规范,一些干部存在以权谋私,违规兼职取酬等问题;选人用人、干部管理方面问题较多,存在突击提拔干部现象,干部监督管理不规范,有的干部未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等。

  中央第十四巡视组要求保监会党委,“高度关注领导干部利用行政审批权搞权力寻租、利用行政处罚权搞人情执法等问题”。

  从获奖编剧到农行上市操盘手

  项俊波曾经参军入伍,先在成都军区担任司令部秘书,随着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后,他随着部队奔赴老山前线参与作战,当上连队指导员,在一场战斗中,曾率领连队深入敌后,因此腿部负伤,成了战斗英雄。

  此后,项俊波先后在中国人民大学、南开大学、北京大学学习。1993到1996年,项俊波曾在南京审计学院任院长助理和副院长,当时这所高校为国家审计署直属,3年多后,他便被调任审计署核心部门--审计管理司任副司长,后又历任审计署京津冀特派办特派员、人事教育司司长等职,并于2002年2月任国家审计署党组成员、副审计长。

  值得一提的是,项俊波曾创作多部电视剧剧本,其中有不少都与审计工作相关,在1986到1987年,项俊波创作过国内第一部反映审计工作的多集电视剧《人民不会忘记》,该剧由项俊波本人担任制片和编剧。他还创作过《裂缝》《审计报告》等多部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电视剧,《裂缝》更是荣获1999年全国电视连续剧“飞天奖”一等奖。

  2004年7月,时任国家审计署副审计长的项俊波调任央行副行长。彼时,曾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在国家审计署副审计长任内,项俊波就主导企业和金融机构审计,他出任央行副行长一职,可以加强金融系统自身风险防范,防止银行业内部系统控制脆弱的问题向外蔓延。

  任职央行副行长后,项俊波曾主管部门条法司、内审司、征信管理局、会计财务司和党委宣传部。

  在央行任职期间,项俊波曾表示,中国金融存在着比较突出的三类金融风险:信用风险、操作风险、跨行业和跨市场风险。而这三大风险在很大程度上与法律制度缺失或不协调有关。因此,他认为现阶段金融立法是工作重点,要放在推动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规范金融创新法律关系、提高金融监督管理的协调性和有效性,以及充分利用市场自律监管上来。

  当时,央行自身正进行重大变革,成立第二总部,为获得最及时、准确的市场信息和数据,与市场操作层面贴近的央行部门,如央行征信局、金融稳定局的部分处室及国际业务部等,随央行第二总部南下,迁入上海,2005年8月10日,央行第二总部在上海挂牌,项俊波兼任主任。

  2007年7月,项俊波“空降”农行担任党委书记兼行长。项俊波任职农行时,正值国有银行纷纷剥离不良资产,股改上市之时,农行是四大国有银行中最后一家进入股改程序的,也被公认为“包袱最重”,截至2006年年末,农行不良贷款率为23.43%。

  2010年7月15日,农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鸣锣,次日在香港联交所挂牌,实现A+H股上市,并创下当时全球最大规模IPO纪录。而在操盘农行上市一年多之后,项俊波便离开农行。

  “放开前端、管住后端”,保险业5年迎“爆发式发展”

  时间回到2011年10月,项俊波出任保监会主席兼党委书记。彼时,保险业保费增速明显放缓,新单保费更出现负增长。此外,2011年上半年共61家公司出现亏损,偿付能力处于100%~150%的保险公司达到14家。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原保险保费收入约为1.43万亿元,相比于2010年的1.45万亿元甚至出现下滑。

  对此,项俊波在出任保监会主席后不久便表示,“今后我们将出台一系列实在、管用的政策措施,干几件社会认可、消费者欢迎的实事。我们欢迎社会各界监督,特别欢迎舆论监督。”

  2012年1月,项俊波首次以保监会主席的身份出席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他在会议上指出,要按照“抓服务、严监管、防风险、促发展”的基本思路,力争使我国保险业的发展、监管和服务到“十二五”期末迈上一个新台阶,加快推进由新兴保险大国向世界保险强国转变。

  项俊波曾将保险监管改革的总体思路表述为“放开前端、管住后端”,从2012年起,推动保险业市场化改革,其中便包括为险资运用松绑,推行人身险费率改革等内容。

  2012年时,项俊波曾表示,保险业在产品和服务创新方面严重不足。而在2014年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上,项俊波提出,将深化费率形成机制改革、推进资金运用体制改革、推进市场准入退出机制改革作为当前改革的三项重点工作。

  自2012年启动新一轮保险业市场化改革以来,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2015年,保监会发布各类规章的数量分别为51、46、46、93件,2015年的规章制度数量比前两年的总和还多。

  2016年时,中国保险市场年度保费已升至3.1万亿元,行业总资产也从2011年的6万亿元上升为2016年的15万亿元。但是,险资无序野蛮生长的现状,一些不受制约的保险资金铤而走险、频出险招,种种不规范的扩张行为给保险业的稳步推进和良性发展埋下重重隐患。

  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项俊波回应记者采访时称,针对社会关注的“保险牌照审批”问题,目前到保监会排队申请牌照的公司近200家,表明社会资本对保险业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但保险业关系国家金融资源的分配和金融安全,对保险市场准入,保监会是比较慎重的。

  据不完全统计,在项俊波任职保监会主席的5年多时间里,加速审批和发放保险牌照,共批准成立或筹建的有32家财险公司、25家寿险公司、3家健康险公司、1家信用险公司、1家相互险公司,另外还发放了众多的险资资管牌照。

  在“放开前端、管住后端”的监管改革过程中,险企迅猛发展,但也为保险业带来新的问题。最为外界所关注的莫过于始于2015年年末部分险企在资本市场的激进投资,以及背后的资金来源问题。

  打开“潘多拉魔盒”?

  随着保险公司的负债端产品费率放开、资产端投资领域开闸,直接促成2014年险资投资收益率的再攀新高,险资企业的业绩和整体市值迎来爆发式增长,整体收益率高达6%~7%,行业净利润突破2000亿元,同比翻番。

  投资收益率的上升促进险资的销售端口业务暴增,增长迅速,寿险增速处于高位,短期、较高收益的理财型保险渐成新宠。

  此后的2015年2月16日,保监会发出通知,废除2007年开始执行的《万能保险精算规定》,取消万能险不超过2.5%的最低保证利率限制,将万能险产品利率市场化,改由保险公司自行决定,并从当日起正式执行这一政策。

  保监会的这次“松口”,犹如打开了中国保险市场上的一个“潘多拉魔盒”,推动了万能险保险产品以高利率优势在市场上异军突起,成为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中小保险公司加杠杆的利器。在资产荒的背景下,放开利率管制的万能险产品相对银行理财等存款替代品具备高收益特征,借此次保监会的监管松口,推动了万能险产品的爆发式增长,许多中小型保险公司因之迅速成长为行业巨鳄。

  所谓万能险,就是指包含保险功能并设立保底收益投资账户的人身险,消费者将保费交到险企后,一部分用于风险保障,另一部分用于投资,主要通过银行渠道销售。此次放开最低利率管制,是监管部门推进人身险费率改革的一个中间环节。

  从2014年年初开始,普通型人身险产品的利率首先放开,由2.5%提升至3.5%。按照监管层公布的思路,人身险费改路线图依次为普通型、万能型和分红型,并争取在2015年底前全面实现人身险利率市场化。

  此次监管改革有三方面内容:一是放开前端,取消万能保险不超过2.5%的最低保证利率限制;二是管住后端,集中强化准备金、偿付能力等监管;三是提高风险保障责任要求,最低风险保额与保单账户价值的比例提高3倍,体现回归保障的监管导向。

  万能险之“险”

  打开“潘多拉魔盒”后,诸如前海人寿等新兴保险机构,其万能险产品利率甚至定到了7%~8%,使其保费收入成倍增加。有分析认为,为了对冲高利率高成本,险企纷纷到A股市场上进行投资、兴风作浪,万能险带来了巨大风险。

  特别是从2015年年末开始,卷入万科股权之争的恒大人寿、前海人寿等新兴险资机构,在资本市场上不断举牌,甚至利用险资短炒“股票”,举牌格力,改组南玻A董事会和管理层,掀起资本市场的一阵阵“腥风血雨”。

  面对此种情形,2016年8月中旬,保监会紧急发文要求全面摸底万能险;9月上旬,保监会又连发两文对以万能险为代表的中短存续期产品进行限制。

  在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项俊波在回应两会记者关于险资举牌的提问时曾表示,“举牌是二级市场普通的股票投资行为,国际上保险资金是重要的机构投资者,举牌越多我们刘主席是越高兴,因为保险资金都是长期的机构投资者。”

  12月3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痛批“土豪、妖精、害人精”,被外界解读为指责在资本市场上作风激进的部分险资。一场监管风暴就此展开。

  12月13日,保监会召集各大保险公司及保险资产管理公司高管召开专题大会,项俊波在会议上作了《锚定正确方向做实保险业姓保发展党和人民需要的保险事业》的讲话,他在短暂脱稿演讲中警示保险公司称,“约谈十次不如停业一次,不行还可以吊销牌照。”项俊波多次强调“保险业姓保、保监会姓监”,绝不能让保险机构成为众皆侧目的野蛮人,也不能让保险资金成为资本市场的“泥石流”。

  2017年2月22日,项俊波表示:“保险市场就必须遵守保险监管的规矩,就必须承担保险业对社会、对实体经济、对人民群众的社会责任,否则我们就要坚决把它驱逐出保险业。”“绝不能把保险办成富豪俱乐部,更不容许保险被金融大鳄所借道和藏身。”

  此后的一个周末,保监会接连对前海人寿与恒大人寿开出罚单。

  2月24日,保监会对前海人寿及其董事长姚振华开出了一份行政处罚书,姚振华被撤销任职资格并禁止进入保险业10年。时隔一天,保监会又对恒大人寿出具处罚书。依法给予该公司限制股票投资一年、两名责任人分别行业禁入5年和3年的行政处罚决定。此外,还对该公司采取下调权益类资产投资比例上限至20%、责令撤换另两名相关责任人、责令就有关问题进行整改等三项监管措施。

 

编辑: pd08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
相关新闻: